督瑞米法艘

娱乐。

...所以我影视方面基本都在欧美圈混。
演技颜值兼得的一抓一把。

国内要是出了部好作品我都得感动到哭恨不得天天跟人安利。可惜太少了,总是失望,以至于现在看见同人翻拍第一个反应不是激动而是惊慌。



我感觉这妹子可能对奉先的长相有什么误解 那个比喻我无fuck说(心情复杂
不过也可以理解吧,毕竟好多作品里,包括我玩过的一些三国系列游戏,里面吕布的立绘都很凶。可能是为了突出三国第一武将的实力和他虎了吧唧的性格吧...

作为吕布迷妹,我只想说:

【不是...他没有...不...】

三国志对人物外貌描写笔墨极少,赵云等人长得帅也多是出自三国演义(不管罗贯中写的真与否,但既然是外貌印象,大多都应该取自三国演义吧。)所以找出来三国演义里的描写。

“生得威风凛凛,器宇轩昂,手执方天画戟,怒目而视。”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披西川红锦百花袍,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引剑随身,手持方天画戟,胯下嘶风赤兔马。”

“器宇轩昻七尺汉,剑眉虎目胜潘安。”

还有段比较全的。

“见此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双肩抱拢,面似傅粉,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门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身穿粉绫色百花战袍,插金边,走金线,团花朵朵,腰扎宝蓝色丝蛮大带,镶珍珠,嵌异宝,粉绫色兜档滚裤,足下蹬一双粉绫色飞云战靴,肋下佩剑,站在那儿是威风凛凛,气宇轩昂,正虎视眈眈对董卓。”



恩,简而言之就是身高一米九,长得剑眉星目的,还穿的特讲究。





关于周瑜


虽说创作权属于个人 但既然不是原创人物 多少还是尊重些他的原貌吧   基于很多人都被三国演义所潜移默化 想说几个比较常见的点


1⃣️周瑜字公瑾,庐江舒县人。虽然故有“周郎”之称,但并不说明他是个娇美人。
根据周瑜传描写其“长壮有姿貌”,他本身也是个文武双全的人,能打能谋,不是什么体弱之姿。

2⃣️“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於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       周瑜是在他回江陵准备发兵抢先攻取益州时,中途病逝于巴丘的,不是什么“三气周瑜”气死的。
罗贯中写的三国演义里,被黑得最惨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曹操,一个就是周瑜。他在里面不光把本该属于周瑜的光鲜战绩磨平了,还把他描写成了一个小鸡肚肠的人。
在正史上,周瑜是个风度翩翩又有雅量的谦谦君子。被蒋干评“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 程普也曾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

3⃣️“既生瑜,何生亮。” 这句话真的是见过无数人用了,但我只想说,这句话是罗贯中自己编出来的,正史上并不存在。 意思嘛就是有了周瑜干嘛还来个诸葛亮,暗指周瑜嫉妒诸葛亮之才,眼里容不下他。
这误会可就大了。
先不说周瑜本身就不是个气量狭小的人,就单凭辈分,也轮不到诸葛亮气他。
周瑜大诸葛亮六岁,在诸葛亮刚出山那会儿,周瑜已经是孙策死后江东的一把手,辅佐孙权最得力的重臣了。两人时代不同,周瑜的时代是奠定天下三分的基础,而诸葛亮的时代却已经是维持天下三分的局面了,完美错开。所以那时候的诸葛亮对周瑜根本构不成威胁,周瑜防备的不过是刘关张三人。

4⃣️关于赤壁之战。这个战役是周瑜的杰作,不是诸葛亮的。诸葛亮在里面起到的不过是一个和孙权办结盟的外交官角色。至于孔明哥神乎其神的“借东风”,相关史传并没有其记载,基本就是三国演义里罗贯中自己杜撰的。


最后吧,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我不喜欢三国演义,作为一部小说,能列为中国四大名著绝不会差。但是看归看,很多人三国志都没读过,直接就把它当作正史看这点,就像一个人把同人当作原作看待,那发生的事件以及对人物的理解从根本上就有误差。
我也是闲着蛋疼写出来乐呵乐呵的,创作权毕竟还是属于个人,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书读的不多,不做详论。


【邦信】冷故人


◎半史向

◎真的是糖




暮雪皑皑。
长乐宫外寒风凛冽,像是要把这冬季的冷一笔一画刺进人的骨头。朔雪扑落,染了一路的白。

韩信低着头,眸里掀过那漫天大雪,模模糊糊映着脚下的步印。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曾走过这段路。但似乎又不够久,他记不清了。那路很长,长到那一世的尽头,再也走不回来了。
他不知自己为何又续了一世,只是所遇所见皆是前所未闻,怕早已物是人非。醒来之时,他只记得生着兽耳的怪异女子说,这处还住着一人。

谁?

有什么桎梏在脑里的东西疯狂的挣扎起来,搅的他胸口硬生生的疼。温和莫测的男音,女人冷叱的笑声,涌上的兵士,挣不开的锁链,漫眼的血色。
只身布甲的身体被喧嚣寒风裹着,单薄的衣布贴着皮肤,雪水融在上面,韩信抿着唇,冷冷发抖。
快了,就快到了。


他有些狼狈的伸手要去叩门,手滞在半空,继而去推。旁侧有动静传来,他冻紫的手端不稳,不敢看,也不想看。只想进了这屋,隔了外面漫天的寒气。
可还是听到了万般熟悉的声音,他没喝到孟婆汤,几生几世也忘不了。



“韩卿。”
那人叫住了他。

他的身体本能的一滞。那道声音穿过漫长路远,念过千百次的语气,兜兜转转像是回到那一世。
他心里沉浮着暗,质问,愤怒,不甘,惶恐。他攥紧手,僵硬的立在门外,迈不开步。听着那脚步声阵阵逼近,风扑着身后,撕扯着要把他卷回茫茫白芨里。

有什么沉厚的皮绒落在了他的背上,霎时隔开席卷的冰冷,晕开一片气暖。那人抖开裘皮披风,末又替他紧了紧腰肩。


“这雪下的突然,一转眼便入冬了。”那人的声音有些哑,像是染了雪里的凉,又清清淡淡,恍若隔世。
韩信喉咙发紧,几番张口却发不出音。
他感觉出那人的目光扫过他的手,沿着那处又直直落在自己脸上。他不敢回视。
那人见了他仍别在腰间的剑鞘,只是刃如秋霜的玄铁剑身不知所踪。

“这剑过了寿长,扔了罢。”那人说,“我藏了一柄透甲长枪在隔壁,正称得上你。”

韩信脱口的话还没着音,那人就淡淡说了句,“莫急。”
末了那人弯唇淡笑,没有任何预兆的,倏的接道,“你还记得我罢。”

“若不记得,那便是甚幸。”那人不等他答话,压迫的接口。他的面容晕在漫际飞雪扬起的冷雾里,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唇边的笑意不抵眼底。


“很久之前,我做过一件事。当时并不觉如何,年暮时,过往之事走马观花,却突然悟了。”
”我曾得一人,他助我擒魏破代、降燕伐齐,无一败绩,战功累累。我只觉自己万般平庸,担不起他。但真失了他,就再见不到那副眉眼。”
“而后夜里劳梦,总忆起子房拿着书卷在我面前踱步,外面的雪也如这般大。等候快马携来战报,都是那人题的大捷字样,意气风发,邀功领酒。”

“那时的酒香啊,有人陪着,不醉不休。梦醒了,那香也没了。”他的话语顿住,侧首望进天地间浑然白色,眸里映着皑皑白雪,不知何时渗进了几分雾的脆,寒的冷,萦萦绕绕孤独的真切,“......现在想来,纵使他那时真的反我,我也认了。”


韩信睁大双目。不知何时摸上剑鞘的手沾染铁器的凉,微微颤抖。

“只是那一世是如何也偿不了了。”


韩信怔怔听着,那些话一点点揉搓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先前心底夺出的喧嚣趋于平静。他抬起头,看见那人浅浅笑意,却不似记忆中那番。



“进来吧,这外面太冷。”那人说着。眉目间没有岁月的磨痕,渡了几世轮回,又回到了初识的模样。


“陛...”


“唤我刘邦罢。”那人没有回头,伸手推开木门。


这一世舍了那君臣之分。如若你真的恨,取了那柄我赠你的长枪。




木门“吱呀——”一声,扑落不知积了多久的灰尘。


韩信一寸寸松开攥的生紧的手,剑鞘的纹路印在他的掌心。终是迈了进去。







凤首箜篌不经流年,编磬建鼓笙笙落,月冷君长眠。若说凡间最无情的,莫过于浸白了万物的雪。
剥落一曲梅花三弄,人世唏嘘。过了这奈何桥,便赴你来世约。

衾枕冷啊。这华殿,这长乐宫,都是冷的。


终于等来你了。











在网上看一篇三国小说的时候 无意扫到一个长评 洋洋洒洒数落了一堆历史上吕布的不是 还说什么他不能忍cp是吕布 高顺那么好个人怎么就眼瞎跟在吕布手下混。看着看着我就想笑 敢情我凤仙儿全是缺点没个好咯?
三国里我对吕布有种莫名的崇拜 像我另喜欢的公瑾奉孝文若伯约等等 这都是“正派”人物先不提 但吕布给人印象就没那么好了 本身正史就咔咔杀了俩上司 演义里罗贯中还抓着他黑点编出个闭月羞花的貂蝉用美人计怼他
但我就是喜欢他啊 觉得光“三国第一武将”这称号就能闪瞎我钛合金眼让我抱着他大腿唱征服了
想想方天画戟 赤兔马
辕门射戟
真是厉害惨了
不过吕布性格缺陷是很明显的 重私利 不圆滑 反复无常。但在我眼里他就是个二愣子 贼傻 而且还是气死人不偿命那种(为陈宫掬一把泪)要不也不会被人当枪使 出力不讨好。王允诱他杀董卓 凉州人恨他 天下人惧他 就是没人感激他  袁术攻小沛 吕布不听劝把刘备给救出来了 结果呢 在白门楼的时候人曹操还犹豫着杀不杀 刘玄德却落井下石敲定了死刑
有时候也挺心疼吕布的
吕布出身寒门 全凭一身勇武闯出来的 那时候的名门望族什么的 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这种 (别说什么张飞也是一糙汉猎户 人有钱着呢 要不刘备能和他结义?)他跟的主公还不好 董卓更是把他当条看门犬 一个不爽就“拔手戟掷布”  多少人想杀董卓又不敢 董卓死了又把吕布骂个狗血淋头 他就是太傻了 方法手段没个脑子
最可惜吕布的结局
堂堂第一武将落了那么个凄惨结局 名声也不尽人意
有时候就想啊 要是吕布碰到的不是丁原 不是董卓 能有个善用他的伯乐 也不白费了他那一身武艺
我知道吕布缺点贼多 但我就是莫名喜欢他 芝麻缝里都想捡着他的优点

不是布吹 毕竟这二愣子吹起来太难了

【双兰】一辆破三轮车


果然翻车了。   还我小可爱的评论x

写论文写到崩溃的我
满脑袋浆糊
纯属发泄 
没逻辑没背景 (硬说背景 可以当作是浮生闲的番外。没什么影响)

ooc我的



上车走链接🔗

,https://zine.la/article/5dd302104c5011e7810952540d79d783/

水果组教你如何正确的用情诗调情



“Mio caro...”

正在竹室擦拭爱刀的橘右京看见马可波罗一脸兴奋的向他奔来,嘴里念叨着他听不懂的意大利语。

他的手里拿着本翻开的书。头发染着烛光金灿灿的。

“uh...”
马可波罗停在橘右京面前,突然卡了壳。

右京之前好像说过他会英语...的吧?

然后橘右京就看到马可波罗突然一脸纠结的向他比划着什么。

“...Macor?”

马可波罗的眼睛一亮。

“Roses are red / Violets are blue / Sugar is sweet...”
马可波罗带着一脸促狭贴近橘右京。他的口音里混着意大利人特有的缱绻,湛蓝的眸子里像是渡着湖水。

橘右京却突然笑开。他面色柔和,抬手顺了顺马可波罗金灿灿的卷发,接道,“Sugar is sweet...so are you。”

马可波罗滞住,脸色一红。
不不不,甜的是你。

当然这话他没说出来。



马可波罗:嗯?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玫瑰是红的,
   紫罗兰是蓝的,
   糖是甜的,
   你也是。              ——维斯拉瓦·辛波斯卡】



【吕云】宿命谣·下


(柒)

“折戟沉沙秋水溟,繁花落尽君辞去...长坂坡上草木腥,沧江一梦镜花影...”

“硝烟定...天命...”


江桥上一个白衣女子咿咿呀呀的哼着曲子,断断续续的落进了正在赶路的赵云耳中。


他抓住了其中几句词句,有那么一霎的讶然。

等他回身寻唱曲的人时,那个白衣女子却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


“你找那个白衣裳的姑娘?”

桥边的一个商贩看赵云四顾茫然,没忍住问了一句。

“嗯...你识得?”

小贩摇着头,惋惜道,“那姑娘是个疯子,俊俏的很,可惜只会说些疯话。”

赵云微微一怔,“怎样的疯话?”

“她说吕布...吕将军是个傻子,没了董卓还差些把命丢了。”

小贩皱着眉,似乎不知董卓是何许人,“什么第一武将,历史却落得...白门楼......英雄末路。”

“她常念叨着一吕二赵...四关五马...说吕赵二人若是战场同敌酣战,才是快事。”

“还说什么天下三分...哎哎,真是个疯婆娘。”


赵云听着,神色有些恍惚。

他摘下背着的长条状包裹,隔着布理摸到里面银枪的纹路。


一吕...二赵...

第一武将...说的可是吕布?

白门楼是何处...他怎么了?


他想起战场上厮杀的酣畅,铁骑掀起的阵阵尘烟,武器划开肉体溅开的血雾。

扁舟飞汉水,匹马向当阳。
心中有了抉择。






(捌)

吕布漠然的一挥方戟,喝道,“来者何人!”


战马上身穿银铠的武士提起龙枪,蓝色抹额猎猎飞舞。


“吾乃常山赵子龙,吕奉先,前来一战!”


战神仰头大笑起来。


“好!”






(玖)

月明星稀。

野外军帐旁的几处篝火散着昏黄的光。


吕布有些失眠,把守夜的士兵叫回去休息之后,自己则是大大咧咧往地上一坐,望着篝火发呆。

赤兔在旁边冲他轻咻了一声,趴下去又继续睡了。


这时身后传来些声响,吕布闻声却没有回头,像是已经知道了那是何人。


“我吵到你了?”


“没有,我也有些睡不着。”


来人一身银铠,随意的在他旁边找了处地方坐下。

“战况不是很好?看你今日有些疲惫,听属下汇报的时候在走神。”


“倒不是战况,有我在你还需担心这个?只是这一战打了近三个月了,我有些乏。”

“想着我年前就埋在地底的酒酿,有点犯馋。这破地方,屁都没有,嘴都淡出个鸟了。”


赵云听着吕布开始满口胡话,闷闷笑了起来。


吕布哼哼着朝篝火里扔了几块烂木头,余光瞟到赵云好看的侧脸,心里突然痒痒起来。

只见他状似不经意的向赵云靠过去,然后吧唧一声在赵云脸上亲了个响。


赵云愣了一下,然后干咳一声侧过头。

耳根隐隐发红。


吕布好笑着盯着赵云瞅,忽的想起来什么。


“你这脸皮薄的很,当初是怎么想着把我压身底下表白的?”

原想着赵云不会理他,正欲转个话头,却听见赵云一本正经的声音。


“云虽然不善于此,但也不是畏缩之辈。喜欢便是喜欢了。”

赵云的眼里映着篝火,目光尽是温和之色,“奉先素有战神之称,云亦是敬慕已久。”


这回倒换成吕布红了耳根。








“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

江桥那白衣女子咿咿呀呀的唱着。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


【终】



△文中歌词有出处 《御龙吟》和《烟花易冷》

其实我是心血来潮一气儿写完的 所以细节什么的也没太在意 就是想缕顺一下三人的关系 还有吕云二人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是写的乱七八糟的
觉得游戏背景里那种情况吕布竟然没死透 私心当作是赵云放了水
其实不光游戏 单看历史 也觉得吕云很配 都是武力值爆表的将军 可惜辈分不对 要不如果能一同战场杀敌的话 想想就妙
“一吕二赵三典韦 四关五马六张飞”
比较萌的还有策瑜(这俩历史上是真爱啊)